星期日, 六月 18, 2006

睁眼说瞎话

[子蛇按] 本文转自南方网。这种睁眼说瞎话的文章并不新鲜,从小学思想政治课上我们就被迫接受这种灌输毒害。但在最具有开放性的互联网上看到这种东西,便觉得是幽默小品文的典范。也许写者、发者以为,经过言论钳制、网络封锁和数十年如一日的洗脑灌输,没人会怀疑这些高烧胡话了?原文地址: http://www.southcn.com/news/china/china05/rdh/rdcs/200409080770.htm

我国人代会制度与“三权分立”议会制度区别
2004-09-08 18:34:30 南方网资料
南方网讯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西方国家“三权分立”的议会制度都属于代议制度范畴,但是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与西方国家的“三权分立”制度相比较,是更先进的民主制度,后者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维护资本主义;前者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维护和发展社会主义事业。具体表现在:(1)性质不同。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权组织形式,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基础上的。这一制度,保障人民当家作主,行使国家权力,维护和实现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和意志。而西方国家“三权分立”的议会制度则是资产阶级专政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权组织形式。其声称是“主权在民”的民主国家,不论采取民主共和制,还是君主立宪制,实质都是资产阶级掌权,实行资产阶级专政,维护和实现资产阶级的利益和意志。它与西方国家的阶级关系、政党制度、私有制经济基础相适应,实质是资产阶级统治无产阶级的工具。
  (2)代议制机关组成人员的阶级基础不同。西方国家议会虽然打着“全民的”、“普遍的”、“平等的”、“超阶级的”选举制度招牌,其实选出的议员多数是有产者,或者是有产阶级的代理人和辩护士。从表面上看,议员都是由选民选举的,似乎是民主的,但实际上是有钱人的民主,是一种金钱和权力的交易。选举中,受到资产阶级政党的控制和操作,受到资产、教育和文化的限制,受到民族歧视的影响,哗众取宠,贿选横行,特别是高额的竞选费用,一般选民很难当选,是少数人的民主和天堂,劳动人民是被排斥在外的。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下,人民代表机关的组成人员则都是根据人民意志选举出来的各方面的代表人物,有着广泛的代表性和深厚的群众基础,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来行使国家权力。(3)职权不同。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当今世界最民主的制度。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保障了全国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统一行使国家权力和各国家机关分工合作,协调一致地工作,充分发挥国家机构的职能作用,完成人民和时代赋予的历史任务。而西方国家“三权分立”的议会制度,总统(政府)、议会、司法三权分立,矛盾很多,难以统一。现在西方有些国家三权分立也有名无实。看起来争争吵吵,很热闹,实际上国家大权向总统和政府手上转移,议会成了“清谈馆”、“表决器”。
  (4)与选民关系不同。西方国家议会议员一经选出后,选民无权罢免。这说明资产阶级民主的虚伪和不彻底性。而我国的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都是由民主选举产生,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选民或选举单位有权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罢免自己选出的代表。这说明人民权力的至高性和权威性。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人民代表大会必须服从人民的意志,按照人民的利益和意愿办事。
  (5)政党制度不同。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型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它是我国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基础决定的。我国革命和实践表明,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没有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建立和发展;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国家权力机关的作用才能得以正确、有效的发挥。这是历史发展的结果,是我国民主政治的一大特色。在西方国家,实行的是两党制或多党制,议员的选举,议会以及政府的组成、活动都受政党操纵。在议会选举中获得多数席位的政党,或政党联盟的领袖,或当选的总统,负责组织政府掌权的政党为执政党,未参加政府的为在野党。虽然两党或多党轮流坐庄,一个在朝,一个在野,有时也互相攻击,但实质目的都是一个,为某个资产阶级集团服务,维护资产阶级的利益和统治,都是假民主的骗局。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出西方国家的议会制度,受时代的局限和阶级的局限,已失去了它在反封建中的作用,成了资产阶级统治人民的御用工具。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一种新生的社会主义政权制度,它是我们党根据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和中国的国情,总结历史经验教训,包括西方国家议会制的精华,建立起来的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政权组织形式。虽然历史很短,还不完善,但已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和优越性。(编辑:郭琼丽)

加拿大人的中指

  昨日下午正在宿舍上网,突然听得敲门声,出来看看,是隔壁的英国人斯蒂芬,还有他的一位朋友,后来他介绍是乔(好像是Joe),加拿大人。他们来约我跟他们去吃饭。斯蒂芬的泰国男朋友开车,加上乔的泰国妻子,一对男人,一对男女,加我一个男人,就去了。
  吃饭中斯蒂芬一直告诉我放松放松,说常见我独自呆着,很孤独,说我们都是朋友,应该常常出来交流。乔虽然是初识,也善意地告诉我不要太经常独处,而应该多找他们说说话,包括找他的妻子莱特谈谈,“Her English is very good!”。很感谢他们的好意。有时我自己也觉得太孤僻,虽然这并不是我的本来性格,但可能我表现如此,而且长此以往,难说就真的孤僻了。相对于他们,我确实还缺少像他们所说的,随时(When you are lonely)可以敲开他们的门谈话那样的勇气。我总是怯于开口讲出我可怜的英语。我总是自认为听我说英语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折磨。
  吃完东西谈话,聊着难免就聊到各自国家、政府以及人民的生存状况。斯蒂芬激动地连对我说了好多个“I am a free man!”乔在一旁说,四次啦!斯蒂芬大声说,这非常重要!他对我说,现在你没有生活在国内,你是自由的。我苦笑说,我在这里是自由的,但我的父母还在那里,我的国家还在那里,我的心没法自由。他承认如此。但是希望我快乐。我说我们的文化非常不同,父母、国家对我们的意义完全不相同,他理解。
  回宿舍,我说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他们硬拉我去乔的宿舍,让我在那儿聊天,说工作以后再做。没法,我回宿舍拿了一瓶啤酒,又去跟他们聊。慢慢地,我放开了很多,听、说都流利多了。一次说到工作中的一些不好的人、事,说有人似乎心不在教学,乔,这个60岁的老男人没说话,拍拍我的手,向我出示了一个中指。我哈哈大笑。还在吃饭时斯蒂芬就向他说过我每周有31节课,他当时就骂出了一句粗口。平时看起来严肃的老头,也是那么可爱。
  很晚的时候,只有斯蒂芬、乔和我在谈,乔的妻子睡了,斯蒂芬的男朋友回他的中学了。乔突然很严肃地问我知不知道天安门。我说知道。他说,那里的坦克。我一听就明白了,连说知道知道,1989。斯蒂芬回去睡觉了,只我跟乔继续谈着。他问我那时我多大,我说那时我还非常小,而且如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完全被政府宣传所蒙蔽,而长大后,也因为政府禁止谈论这些敏感话题,了解不多,但特别是出来后,还是从网上了解了一些东西。他连说坦克,说他看见有一个学生,站在坦克前张开双臂,大喊“来吧!”多么勇敢!我说是的,那是一颗勇敢的心。他很严肃很专注很难过的回忆着,眼睛直视前方,不停地说“勇敢”。过一会儿,他拍拍我的手,正告我:“Be careful!”原来他说这事只是为了提醒我这句话。这也许是他从我跟斯蒂芬谈论政府的时候就想说的话。他们都很了解中国。
  感谢你们,来自四方的朋友!
  忘了问乔,当六/四之时,他是不是在场亲历了那些恐怖。

星期一, 五月 29, 2006

谁是最可耻的人

  张楚早已唱响,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现在,有一群人正在把自己抛入越来越深的孤独当中。他们深知“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却总是迷信自己的技术力量、宣传攻势和枪炮能量。君不见,古有始皇帝,扫六合吞八荒,若庞然巨钟,声彻天下,然而,不可一世的它却被自己的回声共振给击碎了;焚书坑儒又怎样,与臭鱼共眠的尸身,岂能永熏民口民心!君不见,近有德国希氏、俄国斯氏、柬国波氏,如多吞了伟哥一般,高擎“理想”虚伪大旗,钳制民口屠戮人群,无所不用其极,还不是颓然痿倒!伟哥可以助兴,却不是独夫痿哥的得道仙丹!
  归去来兮,魂魄将散胡不归?奚自以心为形役!
  噬人者虽是虎狼,为伥者罪亦不贷!

  最可耻的人,你们能关闭无数报馆网站,你们能宣扬无数虚言谎话,你们能收买无数走卒狗腿,你们能屠戮无数英魂雄魄,你们,又岂能逆转天道!
  自作孽,不可活!

  无数次封封锁锁又来一次,无数张自由之口又堵一张,遂于此泄愤!

星期日, 五月 28, 2006

Who is the Hu Ⅱ?

  前两日见一文,“史上最牛的个人简历”,打开看看,原来是说JiangⅡ的。是的很牛。美国留学回来,很快很快,就升任*科院副院长,当然还兼若干若干;“科研”上也不含糊,是什么什么项目的负责人之一;至于商业才华,更是无人能及,年纪青青,便已是偌大投资公司的副董,旗下垄断不垄断产业若干。相信是发扬了GCD“谦虚谨慎”的优良作风,所以才让一帮穷小子在什么福布斯之流的富豪榜上挂空名。是地,要那虚名有鸟用!
  突然想起曾听说MR.Hu 在登基后说过政治上要向朝鲜、古巴学习的话。古巴有啥可学呢?想来应该是“勇敢坚定”,不屈服于美帝的精神。朝鲜呢?朝鲜金氏,“父亲一样的伟大领袖”,对于马克思主义最伟大最独特的创新发展,应当是确立了**主义的世袭制。世袭已经进行了一次,现在正在进行第二次,也即金Ⅱ到金Ⅲ的立储准备。世袭有何不可?**主义最核心的精神,便是顺应历史发展规律,与时俱进,现在,历史上最伟大最正确最光荣的阶级已经掌握了历史发展的主舵,由他们当中最英明最神武的天才家族来确保历史发展的方向、进程,有何不可!请以历史的眼光来看这一“家族”,注意,这不是封建、资本主义中的腐朽没落的,仅仅是物理意义上的“家族”,这是历史选择的代表;不是封建、资本主义中权力的世袭,是伟大真理的传承永续。封建帝王可以建帝国,资本寡头可以建帝国,为什么最伟大最光荣最正确的**阶级就不能建帝国呢?能!在世界的东方,金光闪闪的朝鲜帝国傲然屹立。
  为什么MR.Hu不在登基前,也即Jiang王朝时期说要学习朝鲜呢?为什么MR.Jiang 讲了很多教育(中华传统文化,“三”即“多”),戴了很多表,却终于没能提出来向朝鲜学习的伟大号召呢?为什么MR.Hu甫登基就能引领“先进”,“八”面来风,提出这一伟大号召呢?答案是,历史发展不是像CCTV足球解说员们喜欢的那样,“一蹴而就”的,历史总是要经过慎重的选择,在最适当的时候,无可挑剔地推出最适合的选民。
  请让我们关注HuⅡ的政治进步,关注ZHH帝国的伟大历史运命!

星期一, 五月 22, 2006

淫雨绵绵

  正式进入雨季了么?连续数日淫雨不断,阴沉着,泼洒着。
  我本来就不是一个积极向外的人,也不是一个能超脱于环境的人,因此,这淫雨阻挡了我。我哪也不能去,啥也不能做。本来倒也是被动窝在宿舍学习的好时机,却连情绪也阴沉了??懒人的一个好借口。吃饭一直是一件非常头疼的事情,不知道上哪吃,吃什么才好:把钱包看了,馆子吃遍,无人会,登临意(语言不通,不会点菜啊);现在也是头疼,原因却不同了:饿得似乎啥也能吃了,却哪也去不了。这雨还有一个坏处,每到晚上盏灯,路灯下都是飞蚂蚁等各种飞虫,黑压压的一片片一堆堆,恶心恐怖。我门口刚好有一盏走廊灯,开关控制在楼房经理那里,却不知道怎么跟她说让她关了。
  不喜欢这样的雨,绵绵不绝没完没了。很想念家乡元江夏日的暴雨。那雨下得,风狂雨暴,势抵万钧,看着便令人振奋,若能走入雨中,那种畅快无可伦比。下时狂暴,却绝不绵缠,雨住了天空立马晴开,云散日出,照出洗后的世界爽爽朗朗。那样的雨,那样的天,能不叫人神清气爽精神畅奋!

星期四, 五月 18, 2006

醒与醉

  醒时难醉醉难醒,醉醉醒醒难辨明。千金买醉难为醉,万世求醒不得醒。醒时是醉人,醉后莫为醒。